您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

香港飞行服务队:冲上云霄的救护天使

点击: 时间:2017-09-08 08:58:14

  一个小区需要建立什么样的社区活动中心?需要在哪里设置何种类型的户外活动设施?需要如何解决老人或小孩短暂看护?需要引进何种类型的物业公司或其他商业性服务公司?如何解决小区内违章停车、小区内宠物粪便处理、废旧物质回收等。诸如此类看似鸡毛蒜皮但对社区居民生活影响颇大的事情,显然不能全部或大部依赖政府解决。最关心小区生活与服务品质的,是生活在该小区的居民,他们是小区的真正主人。因此,由小区居民民主选举的居委会、物业委员会、小区居民自发组织的志愿者组织,以及经物业委员会选聘的物业公司成为小区或社区治理的主体。

  那么政府的位置在哪?政府一方面为小区提供公共产品与服务,另一方面作为监管者肩负对小区进行规划、对市场或社会服务进行监管的重任。即政府在社区治理上有三项基本职能,一是提供公共产品;二是对小区进行“顶层设计”;三是维护市场与小区秩序。政府在履行其职责的过程中,需要依靠社区服务站、居委会、物业公司等机构。这些机构如果定位不清,不仅会严重影响政府职能的发挥,而且会造成这些机构效率低下。比如,街道或社区居委会作为社区自治性组织,目前承担很多政府政务性职能,致使其服务社区居民的“主业”成为了“副业”,该机构在群众眼里就成为了政府机构的延伸。如此,本来是为居民服务的机构,成为了“管理”居民的机构,自然也就难以发挥其贴近居民和“为民代言”的“自治”作用。

  具体到生活性服务业及其供给侧改革,同样不能由政府部门“自导自演”,而是要紧紧依靠居民户、社区组织和参与社区治理的其他机构。尤其是需要在借鉴先进地区社区治理经验的基础上,结合北京的具体情况和社区治理实践,大胆尝试和创新。比如,在引进大型商业机构时,举行听证会,全面评估这样做对社区小微服务企业及居民生活的短期与长期影响;又如,赋予物业公司准“公共机构”地位,将部分由政府机构承担的准公共品提供职能交由物业公司执行,以此增强供给的有效性;还有,建立社区居委会、业主委员会和物业公司三方联席会议制度,就小区公共服务提供和商业机构的引进等进行沟通、协调,增加政府和社区居民的良性互动,将政府在生活性服务供给侧改革的投入和其他政府资源投入有效转化为居民可以切身感受到的成果;另外,建议简化居民社区服务非盈利社会组织的审批程序,增加“备案性”社区型社会组织的数量,让社区非企业型社会组织发挥更大作用;最后,建议今后所有涉及社区事务的政策,都要在社区层面进行评估后予以制定和出台,以缓解甚至最终解决“社区最后一公里”的瓶颈。

  (作者系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民建会员)

  

  缺传统抵质押物 金融机构望而却步

  中小科技企业患“资金饥渴症”

  武汉城市圈是国务院九部委批复进行国家科技金融创新的试验区,《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调研发现,经过两年的发展,改革试点取得了较大进展,但试点地区许多中小科技型企业“求钱若渴”,由于缺乏土地、房产等传统抵质押物,各类金融机构望而却步,科技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没有根本改观。

  试点两年成效明显

  科技企业仍喊“渴”

  年7月,国务院正式批复了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创新改革专项方案,武汉城市圈成为全国首个科技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试点两年来,成效显著。不过,记者在调研中发现,试点地区的科技中小企业在获取资金支持方面仍然困难重重。

  随着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加速发展,都对科技金融创新发展提出更高要求。年7月,经国务院批复同意,国家发改委、一行三会、财政部、科技部等九部委联合发布了《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改革创新专项方案》(简称《专项方案》),确定武汉担当全国科技金融改革试点先锋,率先闯出一条可复制可推广的科技金融新路,至年基本建成全国性科技金融中心。

  武汉城市圈有九个城市,金融创新型资源及高科技企业主要集中在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它是继北京中关村之后,全国第二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被国家批准命名为“中国光谷”。《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改革创新专项方案》获批后,湖北省、武汉市分别出台了实施意见,酝酿在“中国光谷”率先试点探索,尽快建成科技金融特区,形成示范带动辐射效应。

  试点两年,取得了一定成效。年4月,东湖高新区获批为全国投贷联动试点园区,汉口银行初定为投贷联动试点银行;年5月长江大数据交易中心获省政府批准设立;年10月,武汉票据交易中心正式上线运营;年11月,武汉市金融局与普华永道合作的武汉科技金融指数首次发布;年5月,湖北首家民营银行众邦银行获准开业;湖北省已向中国保监会申请成立中极领先科技保险公司,等等。

  根据权威智库发布的中国金融中心指数显示,武汉金融业综合竞争力在全国区域性金融中心城市排名第八,在中部六省会城市中,无论是金融产业绩效、金融机构实力、金融市场规模还是金融生态环境等排名均稳居第一。

  在全部39项二级指标中,武汉在高新技术产业单位产出效率、国家级重点科研项目集聚、科技企业孵化器密度以及人才配套保障资源和质量等四项指标评比中,位居第一;在科技企业的单位研发投入,单位企业专利授权数量、合同成交额、两院院士人数等多项核心指标上,也排名靠前,展现了武汉科技金融坚实的基础。

  但是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试点地区的科技中小企业获取资金仍然困难重重。负责企业信用评级的东湖高新区信用促进会主任王正治介绍,光谷有3.5万多家科技中小微企业,普遍属于轻资产模式,缺乏抵押物,在融资方面患有强烈的饥渴症,但累计有融资成功记录的仅家。

  “如果没有武汉农商行的支持,我们恐怕几年前就倒闭了。”武汉力行远方电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唐青松谈及企业初创期的艰辛,感慨万千,处于初创期的科技型企业,往往产品初入市场,尚未形成销售规模。虽然前景看好,但无论是银行,还是投资机构,谁也不愿迈出第一步。

  早在年,唐青松来汉创业,进军光伏产业。没想到,第二年因为政策原因,销售惨淡,连员工发工资都困难。唐青松找过风投,甚至借过民间高息贷款。在政府部门牵头的一次银企对接会上,唐青松和多家银行接洽,“但最终只有武汉农商行一家和我们认真谈贷款。”

原标题:十问冯鑫:没去刀口舔血的暴风及其刀尖起舞的未来

作者: 李亦儒

压力突然到来,让冯鑫有些措手不及。乐视岌岌可危,贾跃亭从乐视网(SZ.)去职,远赴美国,至今还没回来。融创中国()开年中期业绩发布会,孙宏斌提起乐视和贾跃亭,直抹眼泪。关键是,暴风集团(SZ.)和乐视网两家公司都还停着牌。乐视覆巢之下,不少人都猜测暴风也危如累卵。

这样的猜测所形成的压力,传导到媒体,传导到二级市场,也传导到了一级市场的投资人。

冯鑫决定行动。

他准备把自己彻底撕开,展露给市场看看——我到底是什么样子?

乐视后遗症

半年报公布之后,暴风集团开了一个投资者沟通会,到场媒体五十余家。冯鑫站在台上神色冷清:“一开始都在那画饼的时候,大家都希望你也画,然后有一天,泡沫不在了,谁要是再画饼,那就是臭大街了。”

两年多前暴风上市前夕,冯鑫第二次接受雷晓宇采访时说:“有天晚上,我把乐视从头到尾阅读了一遍。我以前从来不看的。我用手机查了三个多小时,看到股价的变化,越查越敏感,所有的事一再推理,意识到越来越多的东西。那个时候,轮廓基本上全出来了,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时候乐视利润3.2亿元,市值亿元,市盈率倍。大家对照乐视的数据,猜测暴风的市值能翻几番,连不少大基金的总监都亲自去跟暴风的保荐机构问这个问题。乐视作为部分论据,也让冯鑫意识到,“将获得一个难以想象的巨大成功”。

后来暴风科技登陆创业板,发行价格7.14元,成为继乐视之后第二家在A股上市的互联网公司。敲钟时冯鑫说,A股享受暴风,暴风享受A股的盛宴。紧接着的两个月连续涨停30多次,最高股价达.01元,市值亿,市盈率倍。冯鑫的身家也跟着翻到了70亿。

再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沟通会上有记者问,冯总,舆论说暴风越来越像乐视,您自己内心怎么看这个问题?

跟雷晓宇两次见诸纸上的对话,冯鑫都提到了周鸿祎告诉他的墨菲定律:凡是你担心的事儿,一定会发生。第一次冯鑫说:“这句话对我帮助很大。后来我试试,真是灵。”那时候暴风准备赴美上市,等回归A股时他变了:“我已经扔掉这个定律了。那个是成功学、丛林法则,当有一天你眼里真的没有丛林的时候,就无所谓了。”

冯鑫算是一个喜欢文学性表达的商人,他的办公室里没有电脑、台灯、文件柜等一切办公用品,大木桌上放着一只烟灰缸,茶几上摆着一套茶具,每天中午他都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打坐一小时,窗外是北航的操场,远眺依次还能看到附近的小运河、西山。

《野子》那首歌,是暴风先请歌手来自己发布会上演唱的,贾跃亭将其在生态圈发扬光大后,冯鑫为了把这首歌抢回来,当着台下的吴奇隆刘诗诗夫妇自己又唱了一遍,还在微博上@贾跃亭。

如今没有人再愿意跟这家公司扯上一点关系。众口铄金,即使暴风极力避免与其相提并论,也躲不开了,但冯鑫选择了与友商完全不同的应对方式——“把自己撕开给大家看”,公开了原本没有义务公开的数据。

这是一次“孤注一掷”的行为。用德鲁克在《创新与企业家精神》中的说法,这种行为不止是一种策略,甚至可以定义为一种战略。冯鑫试图通过完全撕开,把暴风的风险、机会和未来可能性一起呈现给二级市场,让投资者做出最符合各自利益的选择。至于对于暴风是好事还是坏事,他顾不得了,也无法再顾及。

暴风的钱去哪儿了?

暴风没有成为乐视,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冯鑫没有像贾跃亭一样刀口舔血。他没有进行巨额融资,然后四面出击,最终四面楚歌。冯鑫说,暴风上市两年,除了,二级市场上就再没融到钱。

但公司总要发展,发展就需要资金。所以他们只能一边发展,一边对各个项目进行融资。除此之外,冯鑫也只能质押自己的股权,将融来的钱投入到新业务中。

根据暴风官方称经律师事务所鉴证的数据显示,上市后,暴风母公司、暴风TV、暴风VR、暴风体育的融资总额为16亿元,其中11亿为无需偿还的股权融资,4.9亿为需要偿还的债权融资。现暴风集团市值60亿元,并表总资产25.6亿元,年现金回笼大于32亿,姜浩称资产负债稳健可控,短期1亿左右金额的负债在安全边界内。

暴风用这16亿,撬动了亿的估值。

6.5亿战略投资,分别用于设立子公司和参与产业投资基金。其中3.1亿直接投资了暴风TV、暴风VR、暴风体育以及风秀等子公司,目前投资估值12.74亿,增值约10亿。暴风集团在暴风TV的股份比例为27.3%,为其第一大股东,在暴风VR以及暴风体育的股份比例均小于20%。

原标题:香港飞行服务队:冲上云霄的救护天使

  武汉城市圈是国务院九部委批复进行国家科技金融创新的试验区,《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期调研发现,经过两年的发展,改革试点取得了较大进展,但试点地区许多中小科技型企业“求钱若渴”,由于缺乏土地、房产等传统抵质押物,各类金融机构望而却步,科技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依然没有根本改观。

  试点两年成效明显

  科技企业仍喊“渴”

  年7月,国务院正式批复了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创新改革专项方案,武汉城市圈成为全国首个科技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试点两年来,成效显著。不过,记者在调研中发现,试点地区的科技中小企业在获取资金支持方面仍然困难重重。

  随着我国经济步入新常态,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加速发展,都对科技金融创新发展提出更高要求。年7月,经国务院批复同意,国家发改委、一行三会、财政部、科技部等九部委联合发布了《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改革创新专项方案》(简称《专项方案》),确定武汉担当全国科技金融改革试点先锋,率先闯出一条可复制可推广的科技金融新路,至年基本建成全国性科技金融中心。

  武汉城市圈有九个城市,金融创新型资源及高科技企业主要集中在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它是继北京中关村之后,全国第二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被国家批准命名为“中国光谷”。《武汉城市圈科技金融改革创新专项方案》获批后,湖北省、武汉市分别出台了实施意见,酝酿在“中国光谷”率先试点探索,尽快建成科技金融特区,形成示范带动辐射效应。

  试点两年,取得了一定成效。年4月,东湖高新区获批为全国投贷联动试点园区,汉口银行初定为投贷联动试点银行;年5月长江大数据交易中心获省政府批准设立;年10月,武汉票据交易中心正式上线运营;年11月,武汉市金融局与普华永道合作的武汉科技金融指数首次发布;年5月,湖北首家民营银行众邦银行获准开业;湖北省已向中国保监会申请成立中极领先科技保险公司,等等。

  根据权威智库发布的中国金融中心指数显示,武汉金融业综合竞争力在全国区域性金融中心城市排名第八,在中部六省会城市中,无论是金融产业绩效、金融机构实力、金融市场规模还是金融生态环境等排名均稳居第一。

  在全部39项二级指标中,武汉在高新技术产业单位产出效率、国家级重点科研项目集聚、科技企业孵化器密度以及人才配套保障资源和质量等四项指标评比中,位居第一;在科技企业的单位研发投入,单位企业专利授权数量、合同成交额、两院院士人数等多项核心指标上,也排名靠前,展现了武汉科技金融坚实的基础。

  但是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试点地区的科技中小企业获取资金仍然困难重重。负责企业信用评级的东湖高新区信用促进会主任王正治介绍,光谷有3.5万多家科技中小微企业,普遍属于轻资产模式,缺乏抵押物,在融资方面患有强烈的饥渴症,但累计有融资成功记录的仅家。

  “如果没有武汉农商行的支持,我们恐怕几年前就倒闭了。”武汉力行远方电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唐青松谈及企业初创期的艰辛,感慨万千,处于初创期的科技型企业,往往产品初入市场,尚未形成销售规模。虽然前景看好,但无论是银行,还是投资机构,谁也不愿迈出第一步。

  早在年,唐青松来汉创业,进军光伏产业。没想到,第二年因为政策原因,销售惨淡,连员工发工资都困难。唐青松找过风投,甚至借过民间高息贷款。在政府部门牵头的一次银企对接会上,唐青松和多家银行接洽,“但最终只有武汉农商行一家和我们认真谈贷款。”

  东湖高新区内不缺银行,也不缺各类金融创新政策,但为何仍有科技型企业在融资上“喊渴”。“主要是银行有没有服务科技小微企业的意识。”武汉农村商业银行光谷分行行长鄂学东说。

  武汉光谷北斗控股公司负有北斗导航系统民间推广应用使命,技术顶尖,当前需要万元资金,但无抵押无担保,找了多家银行均未成功。正在与其商讨解决办法的鄂学东说,科技金融贷款平均年息比传统业务低2%,风险容忍度只有2%,贷出去就会亏损。

有这样一类人:在学校里品学兼优,待人接物也平和,但就是总遭同学冷嘲热讽;在工作单位,能力突出,性格随和,但无论怎么努力,和同事的关系就是一团乱麻。优秀的人似乎特别容易被排斥。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圈子里。这些圈子有的是我们主动选择和构造的,比如基于共同兴趣爱好或者人生目标的朋友、同志;有的圈子是我们被动接受的,比如因为共同背景和地理位置聚集在一起的同学、同事。无论是哪种圈子,内部成员都会越来越同质化,然后形成稳定的圈子文化,而圈子文化就是导致群体排斥的核心。

  《 人民日报 》( 年09月08日 03 版)



上一篇:连王者荣耀都要请韩援了?还是星际争霸 2 世界冠军!

下一篇:8月券商业绩多家好于7月 海通和招商净利仅差5万元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2011 - 2017 版权所有

6